• <dl id="vnll0"><ins id="vnll0"><nobr id="vnll0"></nobr></ins></dl>
    <li id="vnll0"><ins id="vnll0"></ins></li>

          <li id="vnll0"><s id="vnll0"></s></li>
          笔趣阁 > 网游之绝学 > 第七百九十一章 破鞭式

          第七百九十一章 破鞭式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却说面对习白的“一字电剑?#20445;?#27573;延庆?#25104;?#22823;变,倒不是他真的挡不住这一剑,而是这一剑实在太过突然,但他怎么说也是久历生死,从尸山骨海中爬出来的人,情急之下,并没有躲闪硬挡,而是右手中的铁拐顺势一砸,朝习白脑袋上砸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一寸长一寸强,火麟剑不是长兵器,至少不如铁拐长,所以习白虽然是先出手,段延庆这一拐虽然不说后先至,至少能够跟习白拼个两败俱伤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习白眉头一挑,话说他身为玩家,自是不用怕这种同归于尽的打法,他可是能够复活的!但能不死,谁也不想挂一次,何况是这种时候,他一死了,场面说不定会有变化,毕竟他脑袋没有保护,段延庆一拐之下,怕是红的白的要流一地,妥妥的死定了!段延庆则不然,对方一缩头,一起身,难保不会避过要害咽喉,到时候对方不死,他却死了,岂不是得不偿失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一念至此,习白自不会和对方硬拼,脚下一旋,整个人腾空而起,避过了段延庆的进攻,人在空中一个后翻,拉开了距离,这一次并没有再着急进攻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小小年纪,就有如此修为,真是难得的很!不如加入我西夏一品堂可好?”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也不见段延庆张嘴,瓮声?#25512;?#24456;是嘶哑的声音就传入了习白的耳?#26657;?#20064;白自然知道这是对方的腹语术,他撇了撇嘴,?#35009;次?#22799;一品堂,他自然是不屑加入的,不说他是天机门的弟子,就是?#19968;ǖ海?#20063;不是一品堂可以相比的。说道:“想让我加入一品堂?不知道我为?#35009;?#35201;加入?”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段延庆也只是随意一说,他也看出习白剑法?#29615;玻?#19981;是出自大派,便是有高手指点,当下狞笑一声,双拐在地上当的一声点地,身体朝着习白飘去,度竟是不慢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见对方主动进攻,习白不敢怠慢,凝神以对,段延庆手中的铁拐左点右劈,竟是有种大开大合,气象宏大的感觉,这还罢了,主要在习白看来,段延庆手中的并不是铁拐,而是两把长剑,他稍微一想,便知道对方所用乃是剑法,?#36824;?#26159;有铁拐使出罢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段延庆出自大理段氏,所学武功乃是“段家剑?#20445;?#26412;来“段家剑”以脚步沉稳、剑走轻灵著称,?#19978;?#27573;延庆双腿以废,本无法再修炼“段家剑”。谁知道他也算是个人物,天?#20160;环玻?#31455;是便不可能为可能,偏偏就修炼成了“段家剑?#20445;?#32780;?#19968;?#26159;技高一筹,将“段家剑”做出了修改,成了一门绝学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由他双拐使出,既有剑法的凌厉轻灵,又有铁拐这种奇门兵器的刁钻诡异,让人颇为难以防范,他凭借着这特殊的“段家剑?#20445;?#31455;是打败了段正淳这醇正的段家子弟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习白看出对方所用乃是剑法,又是用铁拐使出,一时也?#34892;?#35265;猎心喜,要知道想成为一名高手,见识自是不能少的,当先沉着应对,将“独孤九剑”破剑式使出,和对方斗在一起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只是习白没有想到的是,本来对于剑法颇有克制作用的破剑式,在段延庆手中竟是难以讨到?#20040;Γ?#20498;不是真的抵挡不了,而是偶尔会有一招一式,让他防不胜防,十几招过后,让他?#34892;?#24038;支右绌之?#23567;?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眉头一皱,心中?#34892;┎环?#27668;,要?#30340;?#21151;修为不如对?#21073;?#20182;也就信了,但对于剑法,他嘴上虽然不说,心里却颇为自信,却不想竟然会在段延庆手中吃亏,这让他很是难以接受,又斗两?#26657;?#20064;白看准机会,火麟剑抖出朵朵剑花,如穿针引线一般,刺向段延庆身上大*道,他也是看出对方虽然武功高强,但毕竟是个?#23633;玻?#36523;法难免受到了影响,乃是可趁之机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却不想段延庆眼中蔑视之色一闪而过,左拐连消带打,右拐以长剑无法做出的动作,抡向习白肩?#20445;?#36924;得习白不得?#29615;?#24323;进攻,进行闪避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一招不曾建功,习白本来心中?#34892;┓趁疲还?#30475;到对方的招式,脑海中犹如一道闪电划过,眼前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,他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!他的“独孤九剑”之所以不能像之前一样无往不利,并不是他的剑法真的与段延庆相去甚远,乃是对方虽然用的招式是剑法,但武器?#31449;?#26159;铁拐,不是剑,乃是一种奇门兵器!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他用破剑式来对付,虽然不算是错,但在段延庆用出铁拐特有的招式时,自然是无法做出?#34892;?#24212;对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找到了症结的原因,自然便要想破解之法,但习白眉头又是一皱,“独孤九剑”中不是没有破解这种奇门兵器的招法,其中的“破鞭式”可不仅仅是用来对付长鞭这一种特殊兵器的,而是能够应对包括长鞭在内的,其他还有像匕、斧、拐子等等特殊兵器,而铁拐便是拐子中的一种!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用来破除自然是没有?#35009;?#22823;的问题,?#19978;?#30340;是习白本来只会一招破剑式,早就练的纯属,境界也不低,?#19978;?#24471;到正本的“独孤九剑?#31508;?#38388;还是?#34892;?#30701;,就算是勤加苦练之下,对于其中的几门招式也是了解不多,就算是学会了,也?#34892;?#25343;不出手,不到可以用来对敌的程度,何况是段延庆这种高手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但这种时候已经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,他总不至于跟对方说停一下,我已经找到了破解你招式的方法,?#36824;?#35201;等我练会了再来打过,这是当对方是傻子,还是他是傻子!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这种时候也只有死马当活马医了,见段延庆再次攻来,习白也只有咬牙应对,出手却还是破剑式,毕竟这是他所会的最为纯熟的剑法,乃是他用来抵抗对方的资本,不能舍弃不用,而且段延庆虽然是用的铁拐,?#31449;?#36824;是剑法,所以还是会奏效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只是习白这?#25105;?#20570;出了其他应对,在招招强攻之?#26657;?#30475;到段延庆用出铁拐招式的时候,顿时?#25239;?#19968;闪,将破鞭式用出,“独孤九剑”本来就讲究以快打快,在对方尚未变招时,已经变?#26657;?#35762;究的就是一个快字!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这次习白虽然是后变?#26657;?#21364;有种后先至的感觉,而且破鞭式也确?#30340;?#22815;破解段延庆的招式,这一次竟是没有被对方打退,而是又攻了回去!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习白?#25239;?#19968;闪,知道自己猜测的果然不差,这一招见效了!段延庆也是?#25104;?#19968;变,他倒是没有多想,只是觉得可能习白只是偶尔的奇?#26657;?#20598;的妙手,这才破解了他的招式,所以没有放在心上,依然跟习白斗在一起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可是再一再二又再三的时候,段延庆要是还没有现问题,那他就真的是一个傻子了!他算是看出来,这个年轻人是真的找到了破解他双拐的办法,这让他很是憋屈,要知道他也是一个极为好强的人,本来已经无法修炼“段家剑?#20445;?#20294;他?#25512;?#20559;给练成了!而且靠他创新的“段家剑?#20445;?#32988;过了正宗的“段家剑?#20445;?#36825;不得不说他很有一?#20303;?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结果就是这样的招式,不出几十?#26657;?#31455;然被一个后辈给破解了!这让他情?#25105;?#22570;!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习白此刻却是大神威,本来他破鞭式并不纯熟,甚至在他看来没有到能够拿来对敌的时候,但这一次有段延庆这个“陪练?#20445;?#20182;破鞭式的熟练度竟是飞快上涨!不仅如此,正是因为段延庆的拐法不伦不类,说是奇门兵器,但又是以剑法招式为主,看起来似乎更加难缠,却也有不三不四之?#23567;?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不然以习白这半吊子的破鞭式,要是真的遇到一个真正?#36816;?#25296;见长的大高手,习白哪里会是对手!正因为如此,段延庆可以说成了习白的最佳陪练……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而且随着习白破剑式、破鞭式接连使出,对于招法之间的变化也更加的了然于心,出手之间变化越的自如,本来他还需要在段延庆变招之后,看出是拐法之后,才能做出正确的应对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而随着交手时间变长,彼此越的了解,已经是段延庆稍微一个动作,习白就能够做出正确的判断,真正做到了别人未变招时,他已经做出变化,招招都领先一?#21073;?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如此一来,本来还大占上风的段延庆,慢慢变得只能跟习白斗个旗鼓相?#20445;?#20877;后来在招法上更是一点便宜都无法占到了,最后只剩下招架之功!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这也就是他内功修为境界?#23545;对?#20064;白之上,加上身体?#23633;玻?#36825;才能够立于不败之地,不然他现在怕是已经败在了习白的剑下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只是这一次段延庆可不是来跟习白单打独斗,来跟习白过招的,他是来刺?#20445;?#26469;劫人的!自然不能够久留,他必须要快的拿下击杀莫声谷才行!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而现在的情况是,除了他这边,场面上他带来的人并没有占据优势,反而是处在弱势,拖延的时间长了,怕是会更加的不利!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凭借内功深厚的原因,真要是和习白这样打下去,他不是没有打败习白的机会,正相反,随着内功的消耗,习白败北的可能性会大大增加,但他却没有这么多时间跟习白耗下去!

            http://www.vogp.tw/11/11755/22621452.html


        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vogp.tw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yangguiweihuo.com
          香港49选7开奖记录

        1. <dl id="vnll0"><ins id="vnll0"><nobr id="vnll0"></nobr></ins></dl>
          <li id="vnll0"><ins id="vnll0"></ins></li>

                <li id="vnll0"><s id="vnll0"></s></li>

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vnll0"><ins id="vnll0"><nobr id="vnll0"></nobr></ins></dl>
                <li id="vnll0"><ins id="vnll0"></ins></li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li id="vnll0"><s id="vnll0"></s></li>
                      浙江6+1开奖号码 竞彩网比分计算器胜平负 河南快赢481开奖记录 pc蛋蛋赔率选择模式 欢乐升级手机版下载地址 江西时时彩3星技巧 nba网易彩票 三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 福彩3d开机号近10 七星彩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 体彩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体育幸运赛车 年一肖中特会员料 一波中特不改料 重庆百变王牌直播开奖记录